7月2日,有網友和圖片網站稱,山東濟南眾多餐館突然關門歇業,以應對國家衛生城市暗訪組的到來。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稱,7月1日濟南關門的餐館有上百家。對此,濟南歷下區愛衛辦等單位的工作人員承認,餐館關門和創衛工作“應該有關係”,但對暗訪的消息未置可否。(7月3日《南方都市報》)
  實際上,“關門創衛”現象並不僅僅出現在濟南一地。為參評國家衛生城市等稱號,國內許多城市都“摸索”出這方面行之有效的“經驗”,包括整肅道路交通、農貿市場等日常髒亂差的區域,集合機關、街道、社區乃至學校、企業人力突擊打掃,組織開展模擬檢查驗收,全面維護修繕市政公共設施,等等。從某種意義上講,國家衛生城市等項目的檢查驗收,檢查到的恰恰是很多城市的“關門創衛”水平。
  “關門創衛”水平當然不等於日常的文明、衛生狀況。兩者之間的差異還可能很明顯。一些被評為、被授予衛生城市等稱號的地方,不到檢查之日,髒亂差的死角區域就沒人過問,市政設施大量破損,市民有關食品安全的投訴也很難獲得回應。而在迎檢之時,運動式整治往往又意味著“關門創衛”一刀切,大量被認為可能會帶來髒亂差等無法通過驗收的問題的餐館、攤點、商鋪被強行關閉。一些地方的迎檢組織部門甚至打亂機關、社區、學校、企業節奏,讓這些單位也配合“關門創衛”,以抽調大批人手來參與突擊打掃等工作。
  “關門創衛”所製造的是虛假的迎檢政績,旨在粉飾太平,誇大或捏造城市公共管理水平,帶給市民的不僅是較差的日常管理和服務,而且還有迎檢過程中造成的生活諸多不便。對此,有關項目的檢查驗收部門想出了暗訪評估的法子,以避免被參評城市的迎檢組織部門“牽著鼻子走”。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非但沒能確保檢查驗收部門瞭解到參評城市日常管理和服務的真實情況,相反還使得“關門創衛”變得更為緊迫。就像濟南這幾天,就上演了被暗訪者明明白白的知道暗訪組要到來,而關閉眾多餐館的荒誕一幕。
  問題究竟出在哪裡?被暗訪者摸準了暗訪組動向,當然不能排除後者中有人故意泄露消息的可能。更可能的一種情況是,檢查驗收的日程既定,暗訪需要按照日程表開展,也就談不上保密與泄密。這樣的暗訪顯然因此失去了意義。
  那麼,能否對現有的各級檢查驗收項目的檢查驗收方式進行改革,讓多個參評城市在較長的時間內應對可能隨時到來的暗訪和突訪正式檢查,從而推動參評城市切實改善日常的管理服務水平?一些論者和網友提出的這類構想,並不缺乏可操作性,卻未必能因此帶來預期結果。國內一些城市較差的日常管理服務水平,之所以長期不能提升,公共管理部門沒有熱情去促成治理的優化,歸根結底是缺乏必要的動力和壓力機制。僅僅以外在、自上而下的方式加大壓力,相關部門更可能實現常態化的“關門創衛”,將民生需求徹底拋在一邊,濫用行政手段去打造不食人間煙火的虛假政績和秩序美學。
  要走出現有的“關門創衛”困境,市民必須成為本地公共管理部門的評價主體,後者必須首先滿足前者,而將取悅上級的迎檢過關放在次要的位置。
  文/鄭渝川  (原標題:該怎樣走出“關門創衛”困境?)
創作者介紹

wu87wubt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