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報記者 王亦菲 實習生 房曼雲
  6月26日,國際禁毒日。上海警方對外透露,截至2014年6月15日,本市累計登記吸毒人員7.5萬人,其中男性占72%,18-35歲青壯年占44%。吸毒人員中,67%以上為社會無業人員。
  上海警方表示,受國內外毒情形勢的影響,上海目前的毒情形勢依然嚴峻,呈現出毒品多頭滲透、種類多元,吸毒人數增長,毒品犯罪活動更加隱秘等現狀,利用互聯網進行涉毒犯罪也日益增多。
  吸食新型毒品白領減少
  上海警方表示,本市的毒品主要來自於境內主要毒源地。2013年查獲的由外省市流入上海的毒品共400餘千克,占全年繳毒總數60%。去年海關查獲由境外流入的毒品共49千克,占全年繳毒總數7%。境外的主要來源是口岸少量發現的中南美洲等地入境的毒品,如查獲哥倫比亞和巴西聖保羅入境毒品11.5千克,以可卡因為主,供應在滬外籍人士。
  上海市公安局緝毒處政委楊璐介紹:“以前我們發現吸毒人員中白領占相當大一部分,但經過近年來的打擊和宣傳,白領吸食新型毒品的人數在下降,目前吸毒人員中67%以上是社會無業人員,在今年至今查獲的1.1萬吸毒人員中,復吸的占60%,大都為原吸食海洛因改吸冰毒等複合毒品。”所謂新型毒品,如“恰特草”(又名“阿拉伯茶”)、“浴鹽”、“跳跳糖”、“奶茶”等。不過上海警方表示,目前上海暫未發現此類新毒品。
  此外,從吸毒場所來看,在自己家裡吸毒的人員占36.6%;從吸食毒品種類來看,苯丙胺類占86.3%。
  收戒吸毒人員同比劇增
  針對各類毒品案件,上海採取了專案偵破與打擊零包販毒並舉的方式,加強口岸堵源截流,嚴厲打擊涉毒違法犯罪活動。先後組織開展“斬蛇”、“鷹眼”等口岸堵源截流專項行動。2013年,上海各級緝毒執法部門共偵破毒品案件4540起,同比增加47%,其中千克以上案件100起。抓獲涉毒犯罪嫌疑人4900餘人,同比增加44%,繳獲各類毒品677千克,同比增加46%。
  2014年1-5月,上海警方共偵破毒品案件2693起,同比上升27%,其中千克以上案件41起。抓獲涉毒犯罪嫌疑人2945名,同比上升27%,繳獲各類毒品658千克,同比上升66%。
  上海警方強調,對於查處的吸毒人員,凡是符合條件的,依法採取強制隔離戒毒措施。據介紹,2014年1-5月,上海收戒吸毒人員同比上升69%。
  [吸毒者自述]
  在上海市強制隔離戒毒所女子監區內,記者見到了三名女性吸毒人員,她們都是多次吸食毒品被警方查獲後,被送至此處強制戒毒。三人的命運相似,同樣的家庭殘缺、同樣的過早踏入社會、同樣的有一群“請客溜冰”的朋友……
  ●小武(化名)、安徽人
  ■出生於1994年6月
  朋友遞我“一支煙”
  短髮,身材瘦小的小武,看上去更像個學生,很難讓人將她與吸毒聯繫起來,剛滿20歲的她已有2年“毒齡”。坐在椅子上的她,不停地搓手,流露出難以掩飾的緊張。昨天,是她剛滿20歲的日子。
  3歲時,小武失去了母親。12歲那年,因一時貪玩與朋友瞞著家人跑到上海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14歲時,她開始在一家娛樂會所上班“接客”。回憶起第一次吸毒的情景,小武想了半天才緩緩地說:“大約兩年前,我認識了一個四川男人,他經常帶著一群不工作的朋友和我玩。有一天晚上,他的一個朋友遞了‘一根煙’給我,我當時不知道是毒品,吸完了也沒什麼感覺。後來才知道那是冰毒。”
  “在KTV里接觸的男人,很多都接觸毒品,慢慢地我就從吸食變成了販毒。販毒比我在KTV做小姐掙得多多了。每次進一整包貨的話,進價兩三千元,每小包以400元賣給別人,這樣一整包下來就能凈賺4000元左右。”
  “有什麼願望嗎?”當記者提起“願望”二字,小武眼神黯淡下來:“我最大的願望是能找到父親,好多年沒見過面了,也不知道他在哪。”當記者提出可以給她拍張照片,她可以擺自己最喜歡的動作時,小武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可以做這個動作嗎?”她雙手托起下巴,她說這是她以前拍大頭貼時最喜歡的動作。
  ●艷燕(化名)、湖南人
  ■出生於1996年8月
  聽說吸了“能減肥”
  艷燕是個清秀的姑娘,皮膚白凈,今年18歲。她清晰地記得,2012年吸食第一口毒品是因為別人告訴她說“可以減肥”。
  艷燕出生在上海,六年級時因為逃課和社會上的朋友玩在一起,被父母送回了湖南老家讀初中,但是在初二時,因為跟同學打架鬥毆被學校開除,無奈之下,父母又把她接回了上海。
  雖然小時候是個不太省心的孩子,但是真正讓她接觸到毒品,是父母開始吵架鬧離婚之後,“那時候沒人管我,後來我就學壞了,跟社會上的人整天玩在一起。有一次在朋友家裡,他們跟我說,吸這個可以減肥,我當時120多斤,一心想瘦一點,抱著好奇的心理,就嘗試了第一口。”
  “最初的三個月,朋友都是偶爾給我吸一點。我也真的瘦了30多斤。”艷燕還想“再接再厲”,就這樣上癮了。為了賺取毒資,艷燕去了浦東一家KTV上班,可每次掙到一點錢,就又拿去買了毒品。
  “想家嗎?父母知道你吸毒嗎?”說到家人,艷燕神情黯然,眼眶開始泛紅,“以前我要什麼,我媽媽都儘量滿足我,媽媽對我很好很好。現在她知道我這樣,對我很絕望。以後我不想讓她再難過了。這一次出去,我下定決心把毒癮戒掉,找份工作好好生活。”
  “好好照顧我媽。”她最後在記者面前寫下自己的願望。
  ●阿林(化名)、上海人
  ■出生於1979年9月
  吸毒只為睡個好覺
  阿林,今年35歲,是三個人中唯一一個同時吸食過海洛因和冰毒的。“父母都是殘疾人,沒過多關註過我。丈夫也和我一起吸。”阿林說。
  高中畢業後,面容姣好的阿林選擇了去夜總會上班。對於當時剛滿20歲的她來說,錢來得太容易。“一晚上坐三四個台,就有四五千元。”用阿林的話說,就是錢多、空閑多。
  因為經常日夜顛倒生活,阿林常會失眠。“第一次吸毒就是為了睡好覺。”阿林告訴記者,當時她到小姐妹處玩,對方給了她一小包海洛因,“說吸了這個就能睡得好了。”果然,吸食了沒幾口,阿林就睡著了。“從來沒有睡得那麼好過。”
  此後,阿林一發不可收拾。“就像吃飯一樣,每天都要吸。”從一小包到一克,再到一克半,癮越來越重。因為吸毒,阿林被警方先後查處過兩次,拘留後被送到社區戒毒。但在社區戒毒期間她又復吸了,這次是冰毒。“吸海洛因就想睡覺,冰毒就會很興奮,很專註地想去做一件事。”再次被警方查獲後,阿林就被強制戒毒了。
  “現在回頭看,自己30多歲了,一無所有,人生很多希望都斷送了。”阿林說,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通過這次強戒,徹底脫離毒品。“我想早點回家。”阿林在紙上寫下了這個願望。
  [吸毒家庭]
  他染上毒癮,4年來數次進出看守所。女兒沒了媽媽,又失去了爸爸,沒有戶口,無法參加中考、高考。
  18歲女兒仍未落戶
  家庭的溫暖對於今年18歲的小雲來說,一直有些遙遠。在她尚在襁褓中時,媽媽棄她而去。因為父母非婚生育,加上父親一直沒空去辦理相關證明材料,小雲至今沒有戶口,也因此錯過了中考、高考。
  昨天,在川沙步行街上的肯德基內,記者見到了小雲。儘管才18歲,但她穿著打扮得更像是一個20多歲的時髦女子,化著眼妝,貼著假睫毛,和一旁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形成了鮮明對比。“一般人都猜不到我才18歲。”小雲說,現在自己一個人租住在唐鎮,白天在朋友舅舅開的飯店里做收銀員,月收入2000多元。
  “我沒有戶口,初中畢業後不能中考,就直接出來工作了。如今的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在小雲的記憶中,根本沒有母親的存在。“我唯一記得的是,大概我3歲時她來看過我一次,好像是溫州人,其他就一無所知了。和陌生人差不多。”
  父親也總是來無影去無蹤。小雲初一時,閔行公安分局派出所民警找到她,告訴她父親因吸毒被抓了。隨後的幾年裡,父親被警方處理過多次,有吸毒的,有打架的。
  因為沒有戶口、也沒有身份證,小雲無法享受醫保、社保等最基本福利保證,也從來沒有乘過飛機。更麻煩的是辦不了銀行卡,工作2年來,小雲曾攢下了14000多元,因為沒有銀行卡,她借用了父親當時女友的身份證去銀行辦了卡。沒想到,父親和女友分手後,對方取走了卡裡所有的錢。  (原標題:上海暫未發現“阿拉伯茶”等新型毒品)
創作者介紹

wu87wubt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