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懷柔箭扣長城,“箭扣客”隊員沿路撿拾游客留下的垃圾。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叔坤懷柔箭扣長城,“箭扣客”隊員在長城上合影。長城腳下,“箭扣客”隊員看望殘障、孤老村民。
  【德行錄】
  箭扣客(志願者) 地點:懷柔箭扣長城
  2013年12月21日,20多名戶外運動愛好者從京承高速集合,前往懷柔區西柵子村內的箭扣長城。他們的背包後面都綁著一個白色塑料袋,用來撿拾長城上他人留下的各種垃圾。他們有個統一的名字——“箭扣客”。
  這是“箭扣客”的第15次活動,2013年9月12日之後的每個周六,都有志願者加入到這個組織之中。“累計人次超過200了。”“箭扣客”發起者鄒毅說,每次活動都是早7點集合,在長城上一邊攀登一邊撿垃圾,大約晚7點再返回北京。
  鄒毅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像箭扣客一樣,既能玩得開心,又能保護環境。
  箭扣長城位於懷柔區西柵子村內,是一段野長城。兩年前,鄒毅在攀登附近的慕田峪長城時,偶然發現這裡,“太美了。”
  西柵子村村委會蔡先生估計,夏季高峰期箭扣長城每天都要接待數百人,但該村只派出了6個人維護環境,對於全長約36公里的箭扣長城來說,完全不夠。
  鄒毅也註意到箭扣上的垃圾在增多,他決定做個不一樣的游客,“先是在朋友圈裡倡導爬長城時撿垃圾。”9月14日,箭扣客第一次活動時有50多人參加,截至今年12月,累計參與人數已超過200人次。
  箭扣客:佩特製胸牌
  2013年12月21日早8時許,20多名箭扣客乘坐的5輛私家車在京承高速8號出口一消費區集合,將寫有“箭扣客”的圓牌發給參與“隊員”。
  “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鄒毅說,自從9月中旬第一次活動後,參與者在朋友間的口口相傳使得箭扣客的成員不斷增多,到12月中旬時,“已經有200多人參加過了。”
  為保證安全,他自費製作了三種顏色的圓形胸牌,“綠色代表第一次參加,藍色代表參加過多次,白色代表隊員有高血壓、恐高等需要照顧。”鄒毅說,這樣就可以在爬長城時,重點照顧相應人員。
  “箭扣比較險,每年都有人員傷亡,我們的活動一定要保證安全。”他說。
  村民:不收他們錢
  從京承高速8號出口開車到箭扣長城所在的西柵子村約100公里,車程約一個半小時。西柵子村村口設有一個收費站,每人20元。
  不過,箭扣客的車隊駛入西柵子村時,鄒毅下車與村民簡單溝通後便可免票通過。“箭扣客每次來都登記好多少人。”該村民說,後來知道箭扣客是來長城撿垃圾的,就不再收費了。
  “從2005年開始收費的。”西柵子村村委會主任蔡先生介紹,箭扣長城是一段野長城,雖然豎有“禁止攀登,保護文物”的宣傳牌,但游客們依然逐年增加。
  “一方面是為保護長城,可能收費能阻止一部分人來爬,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增加村裡收入。”蔡先生介紹,再加上村裡經濟條件較差,人均年收入才四五千元,目前村裡老人占全村人口三分之一,“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
  而箭扣也是國家規定禁止攀登的野長城,“國家文委也沒有強硬措施阻止攀爬,村委會自然也沒這個權利。”蔡先生稱,一年能收80多萬門票,“這還是保守的。”
  為保護長城環境,村裡將長城分段包給6個村民,但對於全長36公里的箭扣長城來說,人員遠遠不夠。
  箭扣客進村可以免票,因為“他們也是為了保護西柵子的環境,還節省了我們好多勞動力。”蔡先生解釋說。
  箭扣客們對村民的回報則是,在2013年12月21日活動當天,為村裡4戶孤寡、殘障人家送去了生活用品。“一家一袋米、一袋麵粉、一桶食用油、被褥一套。”鄒毅說,村民免收門票讓大家很感動。
  行動:背上垃圾袋
  10時許,20餘名箭扣客開始攀登長城。從山腳土坡出發,再沿木梯翻到此段長城起點——箭口,第一次參加活動的王女士有些吃力。
  “第一次來都有些費勁,再來就沒事兒了。”同行的艾米鼓勵她,並將手杖與手套借給王女士。
  到達箭口後,隊員們略加收拾,將白色塑料袋綁在背包之後,開始攀登長城。
  下午5時許,箭扣客們拎著裝滿塑料瓶、易拉罐、塑料袋等物品的白色垃圾袋返回西柵子村放進垃圾箱。
  “通常是在下山路上撿垃圾。”張女士說,她從第二次活動開始,幾乎每次都參加,“覺得特別有意義”。
  據鄒毅介紹,撿回的塑料瓶、易拉罐等將進行分類,而後送至廢品回收廠,製成箭扣客的胸章、臂貼等。“廢物利用是循環經濟的理念。”鄒毅認為,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再生資源卻沒有引起足夠註意。
  “這些點點滴滴需要大眾普及,咱們這個社會環境才會越來越好。”他說。
  【榜樣說】
  我是因為看到箭扣長城上,游人留下的垃圾越來越多,卻又無人管理,才想到發起箭扣客活動。個人的力量很小,但參與的人多了,也能收穫很好的效果。
  ——箭扣客發起人鄒毅
  新京報記者 黃穎  (原標題:箭扣客:登長城撿垃圾)
創作者介紹

wu87wubt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